论文摘要

 

近年来,国家发展进入“新常态”。建筑业作为国民支柱产业,工程总承包、装配式建筑、海绵城市、综合管廊、BIM技术等成为新热点。在2017年中国建筑学会学术年会“建筑师的职业责任”主题报告会上,中建设计集团执行总经理周文连坦言,虽然企业参与这些业务的愿望日益强烈,但是面临的困难也比想象的要多。要想解决这些问题,实施设计施工一体化是一个较好的选择。在周总看来,设计施工一体化不仅是建筑业的未来发展趋势,也是培养全过程工程咨询的纽带,是实施建筑师负责制,发挥建筑师主体作用的平台,更是推进建筑产业现代化的基础、加快建筑企业“走出去”的前提。周总指出:“越来越多的业主希望设计施工融合起来,希望设计师发挥更好的主导作用。建筑业对工程总承包的呼声日渐高涨,也期待设计施工一体化早日普及。特别是随着“一带一路”发展战略的实施,越来越多的境外投资走进国内,加上中国建筑业‘走出去’积累的经验,对于推广设计施工一体化的要求日益迫切。”

施工技术:近日,关于“推进工程总承包模式”的相关政策密集发布,使得工程总承包模式迎来了重大利好,您如何看待这一变革?

周文连:2017年2月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促进建筑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。这是建筑业改革发展的顶层设计,指明了建筑业未来发展的方向,对促进建筑业持续健康发展具有划时代的重大意义。《意见》将建筑设计归属到建筑业发展系列,强调要提升建筑设计水平,完善工程建设组织模式,加快推行工程总承包,培育全过程工程咨询,要大力推广智能和装配式建筑,推动建造方式创新,加快建筑业企业“走出去”,以加快产业升级,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,努力打造“中国建造”品牌,这是从顶层设计发出的加快推进设计施工一体化的强烈信号,也是推动设计施工一体化的有力时机。全面推行设计施工一体化迎来巨大历史机遇。

 2017年3月,住房城乡建设部印发《“十三五”装配式建筑行动方案》提出,形成一批装配式建筑设计、施工、部品部件规模化生产企业和工程总承包企业。可见,工程总承包是推动装配式建筑发展的重要途径,也势在必行。2017年5月,住房城乡建设部印发《建筑业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明确提出调整优化产业结构,发展行业的融资建设、工程总承包、施工总承包管理能力,培育一批具有先进管理技术和国际竞争力的总承包企业。住建部连续发文,加快推进工程总承包进程,而工程总承包的主要特点在于设计施工一体化。

设计企业面临的是整体总包项目管理能力的短板,施工企业面临的是设计与设计管理的短板。长久以来,设计企业只对图纸负责、施工企业只管照图施工,客观上形成了设计企业做不了大型施工、施工企业做不了复杂设计的局面。说到底是观念问题让套在各自“脖子”上的绳索难以解开。设计企业和施工企业急需转变观念和思想、找准定位,形成设计施工一体化理念。

 

直面设计施工分离存在的问题

 

施工技术:纵观国内外一些优秀建筑,无一不是设计与施工密切配合的结果。而我国传统的建造方式,即设计与施工分离,存在哪些问题,请您具体谈一谈。

周文连:设计施工一体化是国际通行的建造方式。中国传统建造模式也具有设计施工一体化的特点。传统工匠既是设计的主导者也是建造的把控人,他们创造出了很多传世经典作品。我国自20世纪50年代引入苏联建造模式后,受当时国家经济条件制约和体制上的原因,形成了设计与施工分离的建造模式并沿用至今,带来了建造组织方式落后、建设主体彼此分割影响沟通、建造方式粗放、建筑质量和品质不高、行业效益低下等一系列问题。

建设组织方式落后。传统模式的设计施工企业带有很多计划经济色彩。设计院只对图纸负责,施工只管照图施工,业主分别对应两个主体。工程建设分为设计、施工两个层面,总包主要以施工总包为主,缺少工程总包模式,缺少全过程工程咨询;没有实施建筑师负责制,缺少工程建设技术责任主导;缺少业主技术统一权威代理;缺少深化设计,且深化设计主体不清晰;设计、监理分离,专业事情没有专业人士担当。设计师缺少材料、设备选择话语权,与国际通行规则不接轨。

建设主体彼此分割。建设主体彼此分割主要体现在以下8个方面:①规划、建筑、景观、装饰设计分割,项目前期策划能力较弱,缺少城市设计和城市区域工程建设总体规划,公共资源配置不均衡,重复浪费;②规划、咨询、设计资质审批分属国家发改委、住建部和相关部委,彼此分离,审批不便;③设计、施工分属不同招标阶段,缺少工程总包统筹;④设计、监理分离,最了解设计的人不从事监理,专业事没有专业人去做;⑤现行资质制度过多过细,限制了经营范围,与国际上无企业资质形成反差;⑥建筑设计资质与专项资质分离(装饰等8项),影响建筑师主体地位与作用的发挥,影响建筑的统一性;⑦施工与劳务分离,固定队伍较少,人员流动性大;⑧与国际标准分离,影响“走出去”步伐。

相互脱节、影响沟通。由于建设主体彼此分割,造成相互脱节,影响沟通。①造成设计与施工、监理、装修、供应商和精算师之间的沟通不畅;②由于没有相应机制,设计企业设计优化主动性不够;③深化设计职责不清,也影响相互协调,设计图上“见厂家”“见装修”等索引增加,统一性受到影响。特别是建筑设计与装修脱节,造成大量浪费,先拆后改,先砸再装,甚至影响到房屋质量。

方式粗放、缺少细部。由于缺少深化设计,加上采购的时效性,设计图变更较大,版本增加、效率降低,相应也缺少施工放样图与节点详图。设备管线综合更难,错、漏、碰、缺时有发生,由于设计、施工分属不同时段,工程仿真计算能力较弱,设计施工BIM技术应用存在脱节。对装配式建筑而言,设计、生产、施工的相互协同更存在问题。

质量不高、效益低下。粗放的生产方式造成建筑业总体质量不高、效益低下。全国建筑业总产值利润率10年来一直徘徊在3.5%左右,营业收入利润率更低,而万喜的利润率一般在10%左右。建筑设计行业营业收入利润率也仅为5.13%(2015年),低于全国平均水平,而民航、电力行业一般在20%左右。安全质量事故时有发生,不良影响较大。

品质受损、价值影响。由于缺少“工匠精神”,造成很多工程质量留下“后遗症”。①建筑平均寿命较短,大拆大建、浪费资源、破坏环境,甚至影响政府形象;②建筑中缺少精品,奇葩建筑时有出现;③缺少建筑细部,建筑风格、地方风貌缺失;④供给侧结构调整不到位,不能满足全社会对建筑产品的高品质要求;⑤建筑企业的财务状况需要关注,企业应收账款、资产负债率有大幅增加的趋势。

 

多措并举促进设计施工一体化

 

施工技术:建筑业的持续高速发展及“走出去”战略,对设计施工一体化提出了迫切要求。国家在政策和制度层面对推进设计施工一体化有哪些突破?

周文连:全力推行工程总承包。根据住建部《关于进一步推进工程总承包发展的若干意见》精神,要在建筑业实施工程建设组织方式改革,大力推行工程总承包,促进设计施工深度融合,提高设计水平,注重设计优化、深化,强调总包统筹。对于以设计为龙头的总包项目而言,设计企业需要提升总包项目管理能力,提升项目安全风险意识,强化项目质量、进度、造价控制能力。对于以施工为主的总包,需强化设计能力、增加设计管理、深化设计与全过程工程咨询的把控力度。

倡导实施全过程咨询。在工程建设中推行全过程工程咨询服务是国务院《意见》提出的新要求。应立足于全过程、全方位与全行业三个方面落实;培育专业化的咨询队伍;培养复合型的专业咨询专家;不断提升项目科学决策能力;努力提升项目品质价值。

提倡开展设计总包。利用设计总包对设计的统一性、系统性、关联性进行统筹,协调相关专业节点进程,对各参与设计方统一管理、统一发包、统一协调,减少冲突、避免重复、提高效率、减少浪费、节约成本、创造效率。

适应新型PPP模式。提高设计施工一体化对PPP模式重要性的认识。强化PPP项目设计前期规划、策划、方案及融资能力建设。强化设计先导作用,强化设计对使用功能、性能与质量的作用。充分发挥建筑师主导作用。优化设计,把控深化设计,充分利用各方资源,统筹设计、施工、运维要素,争取项目成功率。

实施建筑师负责制。在充分论证研究基础上,积极稳妥推行建筑师负责制。按“政府引领、市场选择;国际接轨、兼顾实际;全程服务、依据合约;过程控制、提升品质;统筹规划、分步实施。”原则积极开展工作。明晰建筑师负责制理念,保证职业建筑师“参与规划、提出策划、完成设计、监管施工、指导运维、延续更新、辅助拆除”职能。厘清相互关系,做好相关配套,努力提升建筑师执业能力。

应用先进BIM技术。按“全面普及、应用升级、融合发展、品质效益,争先创新”原则,在建筑业全面应用BIM技术。运用“BIM+”理念,推进BIM技术与互联网、物联网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数字化加工、PM、移动通讯等融合发展(见图1)。加快BIM技术标准建设,强化人才队伍培养,发挥BIM示范作用,建立BIM协同机制,打造BIM集成应用平台,开展BIM数据资源开发,实现BIM提质增效作用,为设计施工一体化提供坚实技术手段。

大力发展装配式建筑。适应装配式建筑标准化设计、工厂化生产、装配化施工、信息化管理与智能化应用要求,更高层次提升设计施工一体化水平,实现设计、施工、生产的协调统一。强化装配式建筑管理水平,努力实现设计“零变更”,相互协作,发挥出更大优势。

培养人才,提高素质。加快培养适应设计施工一体化的建筑业人才队伍。打造职业化项目经理人团队,加快职业建筑师队伍培养,提高建筑业农民工素质,为设计施工一体化提供人才保证。

全面推进国际接轨。按国际通行惯例,努力做到4个接轨:①管理方式全面接轨;②商业模式全面接轨;③技术标准全面接轨;④人员素质全面接轨。为企业“走出去”、适应“一带一路”发展战略、以国际标准实施设计施工一体化创造条件。

 

配套改革保障设计施工一体化

 

施工技术:要想让设计施工一体化在推广过程中“叫好又叫座”,仍需制定配套的相关措施来加以保障。针对这一问题您有哪些建议。

周文连:首先要转变观念,积极主动适应新常态。同时,还需要一系列配套改革予以保障。

建设阶段改革。可将现有投资、设计、施工、运维四个阶段改为规划、策划、设计、施工、运维、更新、拆除七个阶段。突出规划策划职能,弱化投资要素作用,促进设计施工一体化。力推城市更新(双修)改造;保护传统建筑;强调建造=设计+施工。

设计阶段改革。将方案设计、初步设计、施工图设计与现场服务四个阶段改为方案设计、初步设计、施工图技术设计(合同图纸)、施工图深化设计与现场服务五个阶段。增加深化设计阶段,强调深化设计由总包负责,走市场化道路。

资质制度改革。总的原则是淡化企业资质,强调个人执业资格,为未来取消企业资质做准备。在现有资质制度下,大幅度减少资质数量,合并同类项,做减法,为建筑业向相关领域开放创造条件。改革现有综合甲级资质,变单一综合甲级资质为分类综合甲级资质,如大土木、大交通、大军工等。建议取消建筑设计专项设计资质,或改为建筑专项深化设计资质。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建议将咨询资质纳入住建部统一管理。

监理制度改革。按国际惯例,实施由职业建筑师进行工程监理。可按市场化方式允许职业建筑师自由选择监理方式。充分发挥专业人士的优势作用,逐步与国际接轨。

收费制度改革。借鉴国际通行做法,对实施设计施工一体化方式的收费原则进行研究,提出指导意见。充分考虑工程咨询,设计优化、深化,专项设计,全程监理等因素,提出建议方案,指导实践。倡导实施行业自律。

保险制度改革。倡导新型工程保险模式。建立适应设计施工一体化模式的保险制度。减少建筑业企业负担,提倡工程履约保函。积极引入专业机构对工程信用进行评估、分级,促进资质和信用的货币化。

招标制度改革。按住建部新版《建筑工程招投标管理办法》规定,赋予工程建设方自主选择建筑师的权力。鼓励采用多种招投标形式招标,在试点基础上,倡导由职业建筑师代表业主主导招标。设计总包单位可不通过招标方式进行设计分包。逐步实施招投标电子化。

教育内容改革。建议对现有建筑业相关教育内容进行改革。增加适应新方式的新需求;增加适应建筑师负责制的教育内容,扩大知识面,强调培养复合型人才;增加管理、材料、设备、商务知识等教育内容,建立适应设计施工一体化的教学新体系。

诚信体制改革。新的总包制度、新的设计施工一体化模式,需要一个良好的诚信体系。需要建立新的建筑业执业人员道德规则,鼓励实施行业自律,强化公信力、道德力,加强执业人员评估评价,全面提高建筑业整体诚信水平。

设计施工一体化是建筑业的未来发展趋势,将对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“中国梦”,全面建设小康社会,促进企业提质增效,拓展市场新动能,创造建筑精品,提升企业科技创新能力,努力打造“中国建造”品牌具有重要意义。

 

 

点券购买 点券兑换
注:如果您下载PDF文档无法正确浏览,建议您点击后面按钮下载新版PDF阅读工具 点击下载
暂无下载
  • 未经本站明确许可,任何网站不得非法盗链软件下载连接及抄袭本站原创内容资源!
查看评论
用户中心
主办单位:亚太建设科技信息研究院有限公司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 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 中国土木工程学会    承办单位:施工技术传媒机构
京ICP证050763号

京公网安备 110102000406-6
主编:张可文 电话:010-57368788   编辑部:010-57368789,010-57368790
广告、理事会:010-68300059,010-68330203,010-68333804   邮购及查询010-68341147  传真010-68300061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大街36号中国建筑设计集团A座4层   邮编:100120        Email:sgjs@cadg.cn
施工技术网群鼓励技术交流,信息交流。群号:43883790    75228828    新浪微博:@施工技术传媒机构